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性真佛

自性三佛 自心三宝 自性慧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地藏菩萨本愿经 唐于阗国三藏沙门实*难陀译 香赞: 炉香乍爇。法界蒙熏。 诸佛海会悉遥闻。随处结祥云。诚意方殷。诸佛现全身。 南无香云盖菩萨摩诃萨 (三称) 净口业真言: 唵,修利,修利,摩诃修利,修修利,萨婆诃。 净意业真言: 唵,嚩日啰怛诃贺斛。 净身业真言: 唵,修哆唎,修哆唎,修摩唎,修摩唎,萨婆诃。 安土地真言: 南无三满多,母驮喃,唵,度噜度噜,地尾,娑婆诃。 普供养真言: 唵,誐誐曩,三婆嚩,袜日啰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虚云和尚方便开示  

2008-03-20 11:18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虚云和尚方便开示

 

虚云和尚

  闰三月十四日

  楞严经云:“若能转物,即同如来。”谓一切圣贤,能转万物,不被万物所围,随心自在,处处真如。我辈凡夫,因为妄想所障,所以被万物所转,好似墙头上的草,东风吹来向西倒,西风吹来向东倒,自己不能作得主。有些人终日悠悠忽忽,疏散放逸,心不在道;虽做工夫,也是时有时无,断断续续,常在喜乐是非烦恼中打圈子。眼见色,耳闻声,鼻齅香,舌尝味,身觉触,意知法,六根对六尘,没有觉照,随他青黄赤白,老少男女,乱转念头。对合意的,则生欢喜贪爱心;对逆意的,则生烦恼憎恶心。心里常起妄想,其轻妄想,还可以用来办道做好事;至若粗妄想,则有种种不正邪念,满肚秽浊,乌七八糟,这就不堪言说了。白云端禅师有颂曰:“若能转物即如来,春暖山花处处开,自有一双穷相手,不曾容易舞三台。”又金刚经云:“应如是降伏其心。”儒家亦有“心不在焉,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,食而不知其味”的说法。儒家发愤,尚能如此不被物转,我们佛子,怎好不痛念生死,如救头燃呢?应须放下身心,精进求道,于动用中磨练考验自己,渐至此心不随物转,则工夫就有把握了。做工夫不一定在静中,能在动中不动,才是真实工夫。

  明朝初年,湖南潭州有一黄铁匠,以打铁为生,人皆呼为黄打铁。那时正是朱洪武兴兵作战的时候,需要很多兵器,黄打铁奉命赶制兵器,日夜不休息。有一天,某僧经过他家,从之乞食,黄施饭。僧吃毕,谓曰:“今承布施,无以为报,有一言相赠。”黄请说之。僧曰:“你何不修行呢?”黄曰:“修行虽是好事,无奈我终日忙忙碌碌,怎能修呢?”僧曰:“有一念佛法门,虽在忙碌中还是一样修。你能打一锤铁,念一声佛,抽一下风箱,也念一声佛,长期如此,专念南无阿弥陀佛,他日命终,必生西方极乐世界。”黄打铁遂依僧教,一面打铁,一面念佛。终日打铁,终日念佛,不觉疲劳,反觉轻安自在。日久功深,不念自念,渐有悟入。后将命终,预知时至,遍向亲友辞别,自言往生西方去也。“时把家务交代了,沐浴更衣,在铁炉边打铁数下,即说偈曰:到叮叮噹噹,久练成钢,太平将近,我往西方。”泊然化去。当时异香满室,天乐鸣空,远近闻见,无不感化。我们现在也是整天忙个不休息,若能学黄打铁一样,在动用中努力,又何生死之不了呢?

  我以前在云南鸡足山,剃度具行出家的事,说给大家听听。具行未出家时,吸烟喝酒,嗜好很多。一家八口,都在祝圣寺当小工,后来全家出家,他的嗜好全都断除了。虽然不识一字,但很用工课诵,普门品等不数年全能背诵。终日种菜不休息,夜里拜佛拜经,不贪睡眠。在大众会下,别人欢喜他,他不理会;厌恶他,他也不理会。常替人缝衣服,缝一针,念一句南无观世音菩萨,针针不空过。后朝四大名山,阅八年,再回云南。是时我正在兴建云栖寺,他还是行苦行,常住大小事都肯干,什么苦都愿意吃,大众都欢喜他。临命终时,将衣服什物变卖了,打斋供众,然后向大众告辞。一切料理好了,在四月时收了油菜子,他将几把禾杆,于云南省云栖下院胜因寺后园,自焚化去。及被人发觉,他已往生去了。其身上衣服钩环,虽皆成灰,还如平常一样没有掉落。端坐火灰中,仍然手执木鱼引磬。见者都欢喜羡叹。他每天忙个不休息,并没有忘记修行,所以生死去来,这样自由。动用中修行,比静中修行,还易得力,

  闰三月二十一日

  古人修行,道德高上,感动天龙鬼神,自然拥护。因为道德,是世上最尊贵的,所以说:“道高龙虎伏,德重鬼神钦。”鬼神和人,各有各的法界,各有所尊,何以诸天鬼神会尊敬人法界呢?本来灵明妙性,不分彼此,同归一体的;因为无明不觉,昧了真源,则有四圣六凡十法界之分。如果要从迷到悟,返本还原,则各法界的觉悟程度,亦各不相同。人法界中,有觉有不觉,如见有邪有正,诸天鬼神皆然。人法界在六凡中,超过其他五法界。因为六欲天耽爱女色,忘记修行;四禅天单耽禅味,忘其明悟真心之路;四空天则落偏空,忘正知见;修罗耽瞋,地狱鬼畜苦不堪言:皆无正念,那能修行。人道苦乐不等,但比他界则易觉悟,能明心见性,超凡入圣。诸天鬼神虽有神通,都尊重有道德的人,其神通福报大小不同,皆慕正道。

  元圭禅师在中岳庞坞住茅庵,曾为岳神受戒,如景德传灯录所载。一日有异人者,峨冠衿褶而至,从者极多,轻步舒徐,称谒大师,睹其形貌,奇伟非常。

  乃谕之曰:“善来仁者,胡为而至?”

  彼曰:“师宁识我耶?”

  师曰:“吾观佛与众生等,吾一目之,岂分别耶?”

  彼曰:“我,此岳神也,能生死于人。师安得一目我哉。”

  师曰:“吾本不生,汝焉能死,吾视身与空等,视吾与汝等。汝能坏空与汝乎,苟能坏空及坏汝,吾则不生不灭也,汝尚不能如是,又焉能生死吾耶?”

  神稽首曰:“我亦聪明正直于馀神,讵知师有广大之智辩乎,愿授以正戒,令我度世。”

  师曰:“汝既乞戒,即得戒也,所以者何?戒外无戒,又何戒哉。”

  神曰:“此理也,我闻茫昧,止求师戒,我身为门弟子。”

  师即张座秉炉,正几曰:“谨受教。”

  师曰:“汝能不淫乎?”

  曰:“亦娶也。”

  师曰:“非谓此也,谓无罗欲也。”

  曰:“能。”

  师曰:“汝能不盗乎?”

  曰:“何乏我也,焉有盗取哉!”

  师曰:“非谓此也,谓饗而福淫,不供而祸善也。”

  曰:“能。”

  师曰:“汝能不杀乎?”

  曰:“实司其柄,焉曰不杀。”

  师曰:“非谓此也,谓有滥误疑混也。”

  曰:“能。”

  师曰:“汝能不妄乎?”

  曰:“我正直,焉能有妄乎?”

  师曰:“非谓此也,谓先后不合天心也。”

  曰:“能。”师曰:“汝能不遭酒败乎?”

  曰:“能。”师曰:“如上是谓佛戒也。”

  又言,“以有心奉持,而无心物执;以有心为物,而无心想身。能如是,则先天地生不为精,后天地死不为老,终日变化而不为动,毕尽寂默而不为休。悟此,则虽娶非妻也,虽饗非取也,虽柄非权,虽作非故也,虽醉非昏也。若能无心於万物,则罗欲不为淫,福淫祸善不为盗,滥误疑混不为杀,先后违天不为妄,昏妄颠倒不为醉,是谓无心也。无心则无戒,无戒则无心。无佛无众生,无汝及无我,无汝孰为戒哉!”

  神曰:“我神通亚佛。”

  师曰:“汝神通十句,五能五不能;佛则十句,七能三不能。”

  神悚然避席跪启曰:“可得闻乎?”

  师曰:“汝能戾上帝东天行而西七曜乎?”

  曰:“不能。”

  师曰:“汝能夺地祇融五狱而结四海乎?”

  曰:“不能。”

  师曰:“是谓五不能也。佛能空一切相成万法智,而不能灭定业;佛能知群有性穷亿劫事,而不能化导无缘;佛能度无量有情,而不能尽众生界。是谓三不能也。定业亦不牢久,无缘亦谓一期。众生界本无增减,且无一人能主有法。有法无主,是谓无法;无法无主,是谓无心。如我解佛,亦无神通也;但能以无心通达一切法尔。”

  神曰:“我诚浅昧,未闻空义。师所授戒,我当奉行。今愿报慈德,效我所能。”

  师曰:“吾观身无物,观法无常,块然更有何欲?”

  神曰:“师必命我为世间事,展我小神功,使已发心、初发心、未发心、不信心、必信心五等人,自我神纵知有佛、有神,有能、有不能,有自然、有非自然者。”

  师曰:“无为是,无为是。”

  神曰:“佛亦使神护法,师宁隳叛佛耶?原随意垂诲。”

  师不得已而言曰:“东岩寺之障,莽然无树,北岫有之,而背非屏拥,汝能移北树於东岭乎?”

  神曰:“已闻命矣。然昏夜间,必有喧动,原师无骇。”

  即作礼辞去。师门送而且观之,见仪卫逶迤,如王者之状,岚霭烟霞,纷纶间错,幢幡环珮,凌空隐没焉。其夕果有暴风吼雷,奔云震电,栋宇摇荡,宿鸟声喧。师谓众曰:“无怖,无怖,神与我契矣。”诘旦和霁,则北岩松栝,尽移东岭,森然行植。师谓其徒曰:“吾殁后无令外知,若为口实,人将妖我。”

  观此,岳神虽有神通,还不及有道德的人。这就是德重鬼神钦。没有道德的人,要被鬼神管辖,受其祸害。要得道德,就要明心见性,自然会感动鬼神了。古来禅师大德,惊天动地,白鹿衔花,青猿献果,天魔外道,诸仙鬼神,都来归依。如真祖师归依观音,财神归依普贤,洞宾仙师归依黄龙,王灵官归依地藏,文昌归依释迦牟尼佛等等。所以宋朝仁宗皇帝的赞僧赋说:

  “夫世间最贵者,莫如舍俗出家。若得为僧,便受人天供养,作如来之弟子,为先圣之宗亲,出入於金门之下,行藏于宝殿之中,白鹿衔花,青猿献果。春听莺啼鸟语,妙乐天机;夏闻蝉噪高林,岂知炎热;秋睹清风明月,星灿光耀;冬观雪岭山川,蒲团暖坐。任他波涛浪起,振锡杖以腾空;假饶十大魔军,闻名而归正道。板响云堂赴供,钟鸣上殿讽经。般般如意,种种现成。生存为人天之师,末后定归於圣果矣!偈曰:

  空王佛弟子,如来亲眷属。

  身穿百衲衣,口吃千钟粟。

  夜坐无畏床,朝睹弥陀佛。

  朕若得如此,千足与万足。”

  这篇赞文,我们要拿他来比照一下,看那一点与我们相应,那一点我们还做不到。如果每句话都与我相符,就能受鬼神尊重。假如“波涛浪起”,而不能“振锡杖以腾空”,无明一起,就闹到天翻地覆,那就惭愧极了。“十大魔军”就在般般不如意、种种不现成处,能降伏他,则五岳鬼神、天龙八部,都尊敬你了。

  【录自《虚云和尚方便开示》(为方便阅读,依原文分段、加标点,仅供参考)】

闰三月二十四日

  这几天有几位同参道友,发心要把我说的话记录下来,我看这是无益之事。佛的经典、祖的语录,其数无量,都没有人去看,把我这东扯西扯的话,流传出去,有什么用呢?

  佛教传入中国至今,流传经律论和注疏语录等典章为数不少,最早集成全藏,始於宋太祖开宝四年,命张从信往四川雇工开雕,至太宗太平兴国八年,凡历十三年而告成,号为蜀版,世称为北宋本,最为精工。惜久以散佚,此后宋朝续刻大藏经四次,最末一次,系理宗绍定四年,於碛沙之延圣院开雕藏经,至元季方告成,世称为碛砂版。此藏见者尤少,惟陕西西安开元卧龙两寺犹存孤本,常称完璧。於是朱庆澜等发起影印,并於民国二十一年,在上海组织影印宋版藏经会,筹划款项,积极进行。先派人赴陕西点查册数,计共六千三百十卷,所残缺者仅一百余卷,以北京松坡图书馆贮之宋思溪藏残本补之,不足又托我将鼓山涌泉寺碛砂藏经,大般若经,涅槃经和宝积经补足之,於是这湮没数百年之瑰宝,遂又流通於全国矣。但本子和账簿一样,翻阅不便,这是缺点。明代紫柏老人,发起刻方册佛经,嘉兴版方册经书流通后,阅者称便。

  最近杭州钱宽慧、秦宽福两人,看见僧人卖经书给老百姓做纸用,他们便发心,遇到这些经书就尽力购买,寄来云居。我山现有碛砂藏频伽藏和这些方册经书,已经足够翻阅的了。本来一法通时法法通,不在乎多看经典的。看藏经,三年可以看完全藏,就种下了善根佛种。这样看藏经,是走马看花的看;若要有真实受用,就要读到熟,读到过背。

  以我的愚见,最好能专读一部楞严经。只要熟读正文,不必看注解,读到能背,便能以前文解后文,以后文解前文。此经由凡夫直到成佛,由无情到有情,山河大地,四圣六凡,修证迷悟,理事因果戒律,都详详细细的说尽了,所以熟读楞严经很有利益。

  凡当参学,要有三样好:第一要有一对好眼睛,第二要有一双好耳朵,第三要有一副好肚皮。好眼睛就是金刚正眼,凡见一切事物,能分是非,辩邪正,识好歹,别圣凡;好耳朵就是顺风耳,什么话一听到都知道他里面说的什么名堂;好肚皮就是和弥勒菩萨的布袋一样,一切好好丑丑所见所闻的,全都装进袋里,遇缘应机,化生办事,就把所见所闻的从袋里拿出来,作比较研究,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,就有所根据了。你我要大肚能容撑不破,大布袋装满东西,不是准备拿来作吹牛皮用的,不要不会装会,猖狂胡说。昨夜举沩山老人的话“出言须涉于典章,谈论乃旁于稽古,”所以典章不可不看,看典章会有受用。我胡言乱语,拿不出半句好话来,少时虽爱看典章,拿出来只供空谈,实在惭愧。

  世上流传的《西游记》、《目莲传》,都是清浊不分,是非颠倒,真的成假,假的成真。目莲传说目莲尊者,又扯到地藏经去,把地藏变成目莲等等,都是胡说。玄奘法师有大唐西域记,内容所说都是真实话,惟世间流传的小说《西游记》,说的全是鬼话。这部书的来由是这样的,北京白云寺白云和尚讲道德经,很多道士听了都做了和尚,长春观的道士就不愿意了,以后打官司,结果长春观改为长春寺,白云寺改为白云观。道士做一部《西游记》小说骂佛教,看《西游记》的人要从这观点出发,就处处都看出他的真相。最厉害的是唐僧取经回到流沙河,全部佛经都没有了,只留得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字,这就把玄奘法师所翻译出来的佛经全部抹煞了。世人相信这部假的《西游记》,而把真的西域记埋没了。针对《西游记》而作的一部封神榜,是和尚骂道士的,从这观点看他,就看出处处都是骂道士的,比如说道士修仙必有劫数,要挨刀刃。看这两部小说,如果不明白是佛道相骂的关系,便会认假为真,所以看书要明是非,辨邪正。

  白蛇传说水浸金山寺的故事,儒书中有载,佛书中没有,可见不是事实。金山现在还看得到法海洞,小说又把它拉到雷峰塔和飞来峰上去,更是无稽之谈,还有相传说高峰禅师有一个半徒弟,断崖是一个,中峰是半个,这故事典章中没有记载。古人的《释氏稽古略》、《禅林宝训》、《弘明集》、《辅教编》和《楞严经》可以多看,开卷有益。

虚云和尚方便开示(三)

作者:

  闰三月二十六日

  佛法教典所说,凡讲行持,离不了信解行证四字。经云:“信为道源功德母。”信者,信心也。华严经上菩萨位次,由初信到十信,信个什么呢?信如来妙法,一言半句都是直指人心、见性成佛的言语,千真万确,不能改易。修行人但从心上用功,不向心外驰求,信自心是佛,信圣教语言,不妄改变。

  解者,举止动念,二谛圆融,自己会变化说法,尽自己心中流出,放大光明,照见一切,这就是解。虽然明白了,不行也不成功,所以要口而诵,心而惟,心口相应,不相违背。不要口上说得锦上添花,满肚子贪瞋痴慢,这种空谈,决无利益。心惟是什么呢?凡有言语,依圣教量,举止动念,不越雷池一步。说得行得,才是言行无亏,若说得天花乱堕,所做男盗女娼,不如不说。

  行有内行外行,要内外相应。内行断我法二执,外行万善细行。证者,实证真常。有信,有解,没有行就不能证,这叫发狂。世上说法的人,多如牛毛,但行佛法的,不知是那个。禅师法师,什么人都有一些典章注解,如心经、金刚经、八识规矩颂,乃至楞严经等,其中有些人只是耍鼻孔,虽然注了什么经,而行持反不如一个俗人。说食不饱,动作行为,有内行外行之分。内行要定慧圆融,外行在四威仪中严守戒法,丝毫无犯,这样对自己有受用;并且以身作则,可以教化人。教化人不在于多谈,行为好,可以感动人心。如《怡山文》所说:“若能见我相,乃至闻我名,皆发菩提心,永出轮回苦。”你行为好,就是教化他;不要令人看到你的行为不好,而生退悔心,这会招堕无益。

  牛头山法融禅师,在幽栖寺北岩石室住静,修行好,有百鸟衔花之异。唐贞观中,四祖遥观此山气象,知有异人,乃躬自寻访,问寺僧曰:“此间有道人否?”

  僧曰:“出家儿那个不是道人!”

  祖曰:“阿那个是道人?”

  僧无对,别僧曰:“此去山中十里许,有一懒融,见人不起亦不合掌,莫是道人么?”

  祖遂入山,见师端坐自若,曾无所顾。

  祖问曰:“在此作什么?”

  师曰:“观心。”

  祖曰:“观是何人?心是何物?”

  师无对,便起作礼,曰:“大德高栖何所?”

  祖曰:“贫道不决所止,或东或西。”

  师曰:“还识道信禅师否?”

  祖曰:“何以问他?”

  师曰:“响德滋久,冀一礼谒。”

  祖曰:“道信禅师,贫道是也。”

  师曰:“因何降此?”

  祖曰:“特来相访,莫更有宴息之处否?”

  师指后面曰:“别有小庵。”

  遂引祖至庵所。惟见虎狼之类,祖乃举两手作怖势。师曰:“犹有这个在?”

  祖曰:“这个是什么?”师无语。

  过一回,祖却於师宴坐石上书一“佛”字,师观之悚然,祖曰:“犹有这个在?”师未晓,乃稽首请说真要。祖曰:“夫百千法门,同归方寸;河沙妙德,总在心源。一切戒门、定门、慧门,神通变化,悉自具足,不离汝心;一切烦恼业障,本来空寂;一切因果,皆如梦幻。无三界可出,无菩提可求。人与非人,性相平等,大道虚旷,绝思绝虑。如是之法,汝今已得,更无阙少,与佛何殊?更无别法。汝但任心自在,莫作观行,亦莫澄心,莫起贪瞋,莫怀愁虑,荡荡无碍,任意纵横,不作诸善,不作诸恶,行住坐卧,触目遇缘,总是佛之妙用,快乐无忧,故名为佛。”

  师曰:“心既具足,何者是佛?何者是心?”

  祖曰:“非心不问佛,问佛非不心。”

  师曰:“既不许作观行,於境起心时,如何对治?”

  祖曰:“境缘无好丑,好丑起於心,心若不强名,妄情从何起?妄情既不起,真心任偏知。汝但随心自在,无复对治,即名常住法身,无有变异。吾受璨大师顿教法门,今付於汝,汝今谛受吾言:只住此山,向后当有五人达者绍汝玄化。”

  牛头未见四祖时,百鸟衔花供养,见四祖后百鸟不来,这是什么道理呢?佛法不可思仪境界,天人散花无路,鬼神寻迹无门。有则生死未了,但无又不是。枯木岩前睡觉,一不如法,工夫便白费了。我们就不如古人,想天人送供,天人不管你,因为我们没有行持。真有行持的人,十字街头,酒肆淫坊,都是办道处所,但情不附物,物岂碍人!如明镜照万像,不迎不拒,就与道相应。著心迷境,心外见法就不对。我自己也惭愧,还是摩头不得尾,谁都会说的话,说出来有何用处。佛祖经论,你注我注,注到不要注了。讲经说法,天天登报,但看他一眼,是一身的狐骚气,令人退心招堕。所以说法利人,要以身作则吗!我也惭愧。

虚云和尚方便开示(四)

作者:

  闰三月三十日

  这几天我没有进堂讲话,请各位原谅。我不是躲懒偷安,因为身体不好,又没有行到究竟,只拿古人的话和大众相警策而已。我这几天不讲话,有两个原因:第一是有病。大家都知道我力不能支,众人会下讲话,不提起气来,怕大家听不见,提起气来,又很辛苦,所以不能来讲。第二是说得一尺,不如行得一寸。你我有缘,共聚一堂,但人命无常,朝存夕亡,石火电光,能保多久。空口讲白话,对於了生脱死有何用处,纵然有说,无非是先圣前贤的典章,我记性不好,讲不完全,就算讲得完全,光说不行,也无益处。出言吐语,自己要口诵心惟,要听的人如渴思饮,这样则说者听者都有受用。我业障重,一样都作不到。古德是过来人,我没有到古德地位,讲了打闲岔,不如不讲了。现当末法时代,谁能如古德那样,在一举一动、一棒一喝处,披肝见胆,转凡成圣?我十九岁出家,到今百多岁,空过一生,少时不知死活,东飘西荡,学道悠悠忽忽,未曾脚踏实地,生死到来就苦了。沩山文说:“自恨早不预修,年晚多诸过咎,临行挥霍,怕怖慞惶,壳穿雀飞,识心随业,如人负债,强者先牵,心绪多端,重处偏坠。”年青修行不勇猛,不死心,不放下,在名利烦恼是非里打滚,听经、坐香、朝山、拜舍利,自己骗自己。那时年青,不知好歹,一天跑百几里,一顿吃几个人的饭,忘其所以,所以把宝贵的光阴混过了,而今才悔“早不预修”。老病到来,死不得,活不成,放不下,变为死也苦、活也苦,这就是“年晚多诸过咎”。修行未曾脚踏实地,临命终时,随业流转,如鸡蛋壳破了小鸡飞出来,就是“壳穿雀飞,识心随业。”作得主者,能转一切物,则四大皆空;否则识心随业,如人负债一样,他叫你快还老子的钱,那时前路茫茫,未知何往,才晓得痛苦,但悔之已晚,举眼所见,牛头马面,不是刀山,便是剑树,那里有你说话处。

  同参们,老的比我小,年轻的又都是身壮力健,赶紧努力勤修,打叠前程,到我今天这样衰老,要想修行就来不及了。我空口讲白话,说了一辈子,没有什么意味。少年时候,曾在宁波七塔寺讲法华经,南北东西,四山五岳,终南、金山、焦山、云南、西藏、缅甸、暹罗、印度,到处乱跑,闹得不休息。那时年轻,可以强作主宰,好争闲气,及今思之,都不是的。

  同参道友们,参禅要参死话头。古人说:“老实修行,接引当前秀。”老实修行,就是参死话头,抱定一句“念佛是谁?”作为根据,勿弄巧妙。巧妙抵不住无常。心坚不变就是老实,一念未生前是话头,一念已生后是话尾,生不知来,死不知去,就流转生死。如果看见父母未生以前,寸丝不挂,万里晴空,不挂片云,才是做功夫时。善用心的人,禅净不二。参禅是话头,念佛也是话头,只要生死心切,老实修行,抱住一个死话头,至死不放,今生不了,来生再干。“生生若能不退,佛阶决定可期。”赵州老人说:“汝但究理,坐看三二十年,若不会,截取老僧头去。”高峰妙祖住死关,雪峰三登投子,九上洞山。赵州八十犹行脚,来云居参膺祖。赵州比膺祖大两辈,是老前辈了,他没有我相,不耻下问,几十年抱住一个死话头不改。莲池大师入京师,同行的二十多人,诣徧融禅师参礼请益,融教以“无贪利,无求名,无攀援贵要之门,唯一心办道”既出。少年者笑曰:“吾以为有异闻,乌用此泛语为?”大师不然曰:“此老可敬处正在此耳。”渠纵讷言,岂不能掇拾先德问答机缘一二,以遮门户,而不如此者,其所言是其所实践,举自行以教人,这是救命丹。若言行相违,纵有所说,药不对症,人参也毒药。你没有黄金,买不到他的白银,有黄金就有正眼,有正眼就能识宝,各自留心省察,看看自己有没有黄金

虚云和尚方便开示(五)

作者:

  四月初三日

  金刚经上须菩提问世尊:“善男子,善女人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应云何住,云何降伏其心?”佛说:“应如是住,如是降伏其心”。所谓降者,就是禁止的意思,使心不走作就是降伏其心;所说发菩提心,这个心是人人本具、个个不无的。一大藏教只说此心,世尊夜诸明星,豁然大悟,成等正觉时,叹曰:“奇哉!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,但以妄想执著,不能证得。”可见人人本来是佛,都有德相,而我们现在还是众生者,只是有妄想执著罢了,所以金刚经叫我们要如是降伏其心。佛所说法,只要人识得此心。楞严经说:“汝等当知,一切众生,从无始来,生死相续,皆由不知常住真心,性净明体,用诸妄想,此想不真,故有轮转。”达摩西来,只是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,当下了然无事。法海禅师参六祖,问曰:“即心即佛愿垂指谕。”祖曰:“前念不生即心,后念不灭即佛。”“成一切相即心,离一切相即佛。”智通禅师看楞伽经约千馀启蒙,不会三身四智,礼六祖求解其义;祖曰:“三身者,清净法身,汝之性也;圆满报身,汝之智也;千百亿化身,汝之行也。若离本性,别说三身,即名有身无智。若悟三身无有自性,即名四智菩提。”马祖说:“即心即佛。”三世诸佛,历代祖师,都说此心;我们修行,也修此心;众生造业,也由此心。此心不明,所以要修、要造。造佛造众生,一切唯心造。四圣、六凡、十法界,不出一心。四圣是佛、菩萨、缘觉、声闻;六凡是天、人、阿修罗、畜生、饿鬼、地狱。这十法界中,佛以下九界都叫众生,四圣不受轮回,六凡流转生死。无论是佛是众生,皆心所造,若人识得心,大地无寸土,哪里来个十法界呢?十法界皆从一念生。一乘任运,万德庄严是诸佛法界;圆修六度,总摄万行,是菩萨法界;见局因缘,证偏空理,是缘觉法界;功成四谛,归小涅槃,是声闻法界;广修戒善,作有漏因,是天人法界;爱染不息,杂诸善缘,是人道法界;纯执胜心,常怀瞋斗,是修罗法界;爱见为根,悭贪为业,是畜生法界;欲贪不息,痴想横生,是饿鬼法界;五逆十恶,谤法破戒,是地狱法界。既然十法界不离一心,则一切修法,都是修心。参禅、念佛、诵经、礼拜,早晚殿堂,一切细行,都是修心。此心放不下,打无明,好吃懒做等等,就向下堕;除习气,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就向上升。自性本来是佛,不要妄求,只把贪瞋痴习气除掉,自见本性清净,随缘自在,犹如麦子一样,把它磨成粉之后,就千变万化,可以做酱、做面、做包、做饺、做麻花、做油条,种种式式,由你造作。若知是麦,就不被饱饺、油条等现象所转,饽饽、馒头二名一实,不要到北方认不得馒头,到南方认不得饽饽,说来说去,还是把习气扫清,就能降伏其心,行住坐卧,动静闲忙,不生心动念,就是降伏其心。认得心是麦面,一切处无非面麦,就离道不远了。

虚云和尚方便开示(六)

作者:

  四月初五日

  楞严经说:“理则顿悟,乘悟并销。事非顿除,因次第尽。”

  理者是理性,即人人本心,本来平等之性。天台宗的六即,是圆教菩萨的行位。

  一、理即。是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,有佛无佛,性相常住也。凡夫唯於理性与佛均,故云理即。

  二、名字即。闻说一实菩提之道,於名字中,通达了解。知一切法皆为佛法,一切皆可成佛。

  三、观行即。心观明了,理慧相应,所行如所言,所言如所行。

  四、相似即。始入别教,所立之十信位,发类似真无漏之观行。

  五、分证即。始断一分无明而见佛性,开宝藏,显真如,名为发心住。此后九住乃至等觉四十一位,分破四十一品无明,分见法性。

  六、究竟即。破第四十二品元品无明,发究竟圆满之觉智,即妙觉也。

  理即虽说众生即佛,佛性人人具足,但不是一步可即。古德几十年劳苦修行,於理虽已顿悟,还要渐除习气,因清净本性染了习气就不是佛,习气去了就是佛。既然理即佛了,我们与佛有何分别呢?自己每天想想,佛是一个人,我也是一个人,何以他那么尊贵,人人敬仰,我们则业识茫茫,作不得主?自己也不相信自己,怎能使人相信呢?我们与佛不同,其中差别,就是我们一天所作所为,都是为自己,佛就不是这样。《金光明经》上说:“於大讲堂众会之中,有七宝塔,从地涌出。尔时世尊,即从座起,礼拜此塔。菩提树神白佛言工:何因缘故,礼拜此塔?佛言:善天女,我本修行菩萨道时,我身舍利,安止是塔。因由有是身,令我早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世尊欲为大众断疑网故,说是舍利往昔因缘。阿难过去之世,有王名曰摩诃罗陀,时有三子,见有一虎,适产七日,而有七子,围绕周币饥饿穷悴,身体羸损,命将欲绝。第三王子,作是念言:我今舍身,时已到矣。是时王子,勇猛堪任,作是大愿,愿自放身,卧饿虎前。而以乾竹,剌头出血,於高山上,投身虎前。是虎尔时,见血流出,污王子身,即便舐血啖食其肉,唯留馀骨。尔时大王摩诃罗陀,及其妃后,悲号涕泣,悉皆脱身服御璎珞,与诸大众往竹林中,收其舍利,即於此处,起七宝塔。是各礼塔往昔因缘。”你看这是佛的行为和我们不同之处。舍身饲虎,不知有我,我相既除,怎能不成佛呢?

  我惭愧得很,跑了几十年,还未痛切加鞭,放不下。不讲别的,只看二六时中,遇境逢缘,看打得开打不开。少时在外挂单,不以为然,至今才知错过了。在教下听经,听到讲得好的就生欢喜,愿跟他学,听讲小座,讲得不如法的就看不起人,生贡高心,这就是习气毛病。在坐香门头混节令,和尚上堂说法,班首小参,秉拂讲开示,好的天天望他讲,不好的不愿听,自己心里就生障碍。其实他讲得好,我又学不到行不到,他好与不好,与我何干,讲人长短的习气难除。上客堂里间舂谷子,说那里过冬,那里过夏,那里茶饭如何,那里的僧值如何如何,维那和尚如何如何,说这些无聊话,讲修行就是假的了。

  名利两字的关口也难过。常州天宁寺一年发两次犒劳钱,平常普佛,每堂每人赚钱十二文,他扣下二文,只发十文;拜大悲忏每堂每人六十文,他扣下十文,只发五十文。七月期头,正月期头,凡常住的人,一律平等发犒劳钱,就有人说多说少的,这是利关过不得。一到八月十五日大请职,别人请在前头,请不到我或请小了,也放不下,这是名关过不得。既说修行,还有这些名利,修的是什么行呢?事要渐除,就是要除这些事,遇着境界,放不下的也要放下。眉毛一动,就犯了祖师规矩。听善知识说过了,就勿失觉照。凡事要向道上会,道就是理,理者心也。心是什么?心就是佛。佛者,不增不减,不青不黄,不长不短。如 《金刚经》所云:“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”透得这些理路,即和佛一般,以理治事,什么事放不下,以此理一照就放下了。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”烦恼是非从何处来呢?要想修行,过不去的也要过去,会取法性如如,各人打起精神来。

虚云和尚方便开示(八)

作者:

  四月初九

  达摩祖师曰:“明佛心宗,行解相应,名之曰祖。”行解相应就是说得到行得到。古人有说得到行不到的,亦有行得到说不到的。说属於般若慧解,行属於实相理体,二者圆融无碍,就是行说俱到。小乘守偏空见法身,行人惑未破尽,理未打开,所以说不到。五品位后,讲得天花乱坠,行不到,不能断惑证真。而今我们说的多,行的少,这就为难了。说的是文字般若,从凡夫说到佛位,如何断惑证真,怎样超凡入圣,都分得开;临到弄上自己分下,就行持不了,这是能说不能行。沩山警策说,“若有中流之士,且於教法留心”,也算好的,我们不但行不到,连说也说不到。古人一举一动,内外一如,念念不差,心口相应;我们的习气毛病多,伏也伏不住,更谈不到断了,只是境风浩浩,无真实受用,要说也拿不出来。从经论语录典章上和平时听到的拿来讲,年纪大了,记性不好,讲前忘后,讲后忘前,讲也讲不到。既然行解不相应,空活在世就苦了,一口气不来,未知何往,我正在是这个时候了,一入梦就不知甚么妄想,就不能作主,生死到来,更无用了,日日被境风所吹,无时放得下。既作不得主,讲也无用,我今多活几天,和你们说,还是泥菩萨劝土菩萨,但你们受劝是会获益的:只要莫被境转,如牧牛要把稳索子,牛不听话就给他几鞭,常能如此降伏其心,日久功深,就有到家消息。

虚云和尚方便开示(九)

作者:

  四月十五日结夏安居

  昨夜库房职事对我说:明天结夏的节令要吃普茶,买不到果子等物,库房什么都没有,怎样办呢?我说:我在这里住茅蓬。不知什么时候,只知月圆是十五,看不见月亮就是三十。草生知春,雪落知冬,吃茶吃水我不管,我这不管就惭愧了。年青时到处跑搅了几十年,至今白首无成,这些过时节的把戏看多了,怎样吃普茶,这是和尚当家的事,每年时节,各宗不同。宗下二季,是正月十五日和七月十五日,谓冬参夏学。律下四季,是正月十五日解冬,四月十五日结夏,七月十五日解夏,十月十五日结冬,这就是大节日。律下今天结夏安居,坐吉祥草,行筹结界,九十天不能出界外一步。佛制结夏安居,有种种道理的。夏天路上多虫蚁,佛以慈悲为本,怕出门踏伤虫蚁,平常生草也不踏,夏天禁足是为了护生。又夏日天热汗多,出外化饭,披衣汗流,有失威仪,故禁足不出。同时夏热,妇女穿衣不威仪,僧人化饭入舍亦不方便,所以要结夏安居。昔日文殊三处过夏,迦叶欲白槌摈出,才拈槌,乃见百千万亿文殊,迦叶尽其神力,槌不能举。世尊遂问:“迦叶,拟摈那个文殊?”迦叶无以对。这可见大乘小乘理路不同,菩萨罗汉境界不同。若宗下诸方丛林,昨夜起就有很多把戏,上晚殿时传牌,班首小参秉拂,今朝大殿祝圣,唱“唵捺摩巴葛瓦帝”三遍,又祝四圣,下殿视祖,三槌磬白日子,顶礼方丈和尚毕,对面展具,大众和合普礼三拜后,又礼影堂,到方丈听和尚升座说法,这个早上闹得不亦乐乎。下午吃普茶,和尚在斋堂讲茶话,律下不用升座。古来丛林有钟板才叫常住,否则不叫常住。云居山现在说是茅蓬,又象从林,文不文,武不武。不管怎样,全由方丈当家安排,他们不在,我来讲几句,把过去诸方规矩讲给初发心的听。既然到此住茅蓬,就要痛念生死,把生死二字挂在眉毛尖上,那里搅这些把戏。参学的人要拿得定主宰,不要随时节境界转,古人婆心切,正是教人处处识得自己,指示世人於二六时动静处,不要忘失自己。镇州金牛和尚每日自做饭供养众僧,至斋时舁饭桶到堂前作舞,呵呵大笑曰:“菩萨子吃饭来。”僧问云门:“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?”门曰:“胡饼。”后人有诗曰:“云门胡饼赵州茶,信手拈来奉作家,细嚼清风还有味,饱餐明月更无渣。”这是祖师在你一举一动处点破你,使你明白一切处都是佛法。衢州子湖岩利纵禅师於门下立牌曰:“子湖有一支狗,上取人头,中取人心,下取人足,拟议即丧失命。”僧来参,师便曰:“看狗。”五台山秘魔岩和尚,常持一木义,每见僧来礼拜,即义其颈曰:“那个魔魅教汝出家?那个魔魅教汝行脚?道得也义下死,道不得也义下死。速道,速道。”一吉州竹禾山无殷禅师,凡学人有问,便答曰:“禾山解打鼓。”其馀还有祖师专叫学人抬石挑土等等不一的作风,会得了,一切处都是道,会不了的,就被时光境界转。这里不如法,那里不适意,只见境风浩浩,摧残功德之林,心火炎炎,烧尽菩提之种,生死怎样能了呢?般般不如意,种种不现成,正好在这里降伏其心。在境上作不得主就苦了。说得行不得固然不对,但我们连说也说不得,就更加惭愧了。苏东坡在镇江,一日作了一首赞佛偈曰:“圣主天中天,毫光照大千,八风吹不动,端坐紫金莲。”将此偈寄到金山给佛印禅师印证,师看完,在诗后批了“放屁放屁”四字,便寄回苏东坡。东坡见批就放不下,即过江到金山,问佛印说:“我的诗那里说得不对?”佛印曰:“你说八风吹不动,竟被两个屁打过江来。”我们说得行不得,也和东坡一样,一点小事就生气了,还说什么八风吹不动呢!出家人的年岁计算,和俗人不同:或以夏计,过了几个夏;或以冬计,就说僧夏几多,过了多少冬,就说僧腊若干。今天结夏到七月十五日解夏,十四五六三日名自恣日,梵语钵剌婆剌拿,旧译自姿,新译随意。这天使他清众恣举自己所犯之罪,对他比丘忏悔,故曰自恣。又随他人之意恣举自己所犯,故曰随意。这就是佛制的批评和自我批评。现在佛门已久无自恣,对人就不说直话了。这里非茅蓬、非丛林、不文不武、非牛非马的今天结夏,也说几句东拉西扯的话应个时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